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同雪网 SkiChinese.com 北美滑雪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Login

免注册即享有会员功能

搜索
查看: 9788|回复: 73

长篇游记:穿越加拿大的旅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4-19 17:07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同雪网前言


这个小系列是去年夏天写的,描画前年夏天,由蒙特利尔出发,独自开车去卡尔加里的5天旅程。

最初就是写给国内的故旧看的。很小的一个熟人圈子,有着相对狭窄的职业范围,和相当近似的趣味与取向,等等这些。那么写法上,面向这样的一小撮受众,也就比较夸张,简直是放肆。过段时间回看,自己都脚的造作,怪牙碜的。

写的时候也意识到,这其实很适合放同雪网。这里玩的大都是Canadian,文字上说些什么,没比在这拨人里,更容易引起共鸣的了吧。而就我的见闻来说,往返穿行于相同的旅程之上的,就算在加的中国人,每天都不知凡几。这不去年入冬以前,本坛领导熊姐,就举家东迁了么。我印象,走的就是相同的路。

只是脚的写的过于夸张放肆,一直没好意思发过来。

最近倒是想通了。就俄在同雪网上的这个得瑟劲儿,早就是树上的猴子了,屁股多红,谁不知道啊。不好意思个虾米。发就发吧。正好雪季结束,各种话题都在淡下去,发这么个东西,或者有利于各位转移注意力,治疗雪后焦虑症。

那么说到缘起,那年是怎样的发了疯,非要自己开车去卡尔加里,一言以蔽之,就是nonsense呗。别人不知道。我自己这半辈子,差不多就是一个nonsense接着一个nonsense,这么的打发过去的。比这还荒诞不经的事不但有,还多了去了。不足为君子道也。也就不说了吧。

一定要找positive的话,则发疯之下,总算是走在了路上,亲眼见证了Canada,她惊人的广袤,与凄凉。说就此爱上过了,达致某种程度上的和解,总是有的。你不再感到排斥甚至愤怒了。你渐渐可以接受,这里也是你的国,你的家,等等这些。

所以在效果上,等同于某种心理疾病的自我疗愈,也说不定。

这个内容似乎更适合发游记影像版块,但俄恕个罪说,打来同雪网,就没见过那个版的版主活动过。灌水的版主lu爷呢,则不知怎么搞的,总觉得更能理会文字之甘苦,而有未谋面的故交的感觉。所以情愿发到灌水来。

马屁拍到底的话,这个发到同雪网,也算献给熊姐吧。巧不巧的,大家怎么就走了相同的路呢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19 17:12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前言


开车横穿加拿大OR,表述上再壮阔一点,北美大陆,怎么听都是壮举。OH YEAH。

但是分析一下,HOW HARD CAN IT BE。

首先,路线。不走米国的话,就一个选项,所谓TRANS-CANADA HIGHWAY。一条路,一个方向,一通到黑,齐活。没比这再容易的吧。

其次,沿途的吃喝拉撒睡。OH COME'ON。加拿大再荒凉也是北美,全球最早建立起高速通勤系统的地区——虽然看上去建好之后,那时至今,再没怎么动过——只要你还付得起账单,就不需要担心什么。

ALL你所需要的,只是一辆车而已。WHICH,AS IT HAPPENED,我居然是有的。

那还有什么不可以来它一回半回的。来过,也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这就COVER掉所有要点了吧。为篇幅计,补充一些不重要的。

其一,这其实是从蒙特利尔开车去卡尔加里,并没真的横穿加拿大。蒙特利尔向东到大西洋,恰如卡尔加里向西到太平洋,各还有1000公里的间隔。

0023NUFZgy6Mz4uyioA4c&690.jpeg


蒙到东海我去过了,还不止一次。卡到西海,温哥华,梦想中穿越洛基群山的激越旅程,却从无缘尝试。由卡尔加里再向西,最远只到过路易斯湖,200多公里的样子;在洛基山来说,才只向里深入了140公里有余。

——温哥华是个古怪。你第一眼看到的加拿大就是温哥华。每次来回,都从温哥华出入。但在十年之后,你差不多可以很自信地说,已去过加拿大有数的几个大城市了,你对温哥华的全部了解,却还只是飞机俯瞰下的维多利亚湾,和机场外那座不知名的雪山而已——

里程,GOOGLE地图给的照例有出入。去时精确地设置了里程表,跑了个3860。扣除一些闲程,3840公里还是有的吧。

其二,I DIDN'T DO IT FOR FUN,SERIOUSLY。

我是过去讨饭的,FOR GOODNESS' SAKE… 讨饭的家伙儿,总计有300磅重。这且并不包含锅碗瓢盆衣服被子之类的生活用品,在内。 与电影里的北美生活不同,我不开蓝VAN OR 绿VAN OR WHATEVER VAN。我就一辆普通的四门家轿。动身前的主要工作就是竭力减负,保证前后左右的载重均衡。骨头都减掉两根了,各种零碎总装了看,后悬架还是塌掉,PATHETICALLY… MY POOR DONKEY。

去是夏天,倒没什么要紧。回来的时候,大雪纷飞的严冬,跑在溜冰场一般的路面上,塌下来的BMW ALIKE的Y型腿的两道后轮造成巨大的麻烦(作为专业ALIGNER,我自认有义务指出,这个的学名叫做NEGATIVE CAMBERS)。车速超过80,方向油门稍有波动,车尾就左右打晃。晃到你可以透过后视镜,看到后车窗如装在大摇臂上的摄像镜头一般,由路的一侧摇向另一侧,对车后的景象,作不疾不徐的全幅展示。再回摇,如此往复。无计可施之下,心头的那份尴尬与恐慌,难用言语形容。LITERALLY,我是一路玩着漂移,从卡尔加里开回蒙特利尔的。藤原拓海?MY ASS了。

尤为幽默的,是每次加满油,车尾打晃就难以控制;烧剩半箱,则开始好转,直至近乎消失。六十升满箱的汽油,一半能有多沉呢。这点差额,到了SAULT STE MARIE一侧陡削的坡顶,眼望苏必利尔湖笔直地俯冲下去的时候,就是生死之间的权重。

当然这是后话。就去程来说,是共计5天的行程。总算费用,一路吃喝住店加油钱,恰好花了一千零一加元。

坐飞机的话,这个钱够往返机票了。耗时,应不超过4个钟头。但这输送的只是光棍一条,加一点可怜的随身行李。自驾过去,自己之外还带去一辆车,一整副讨生过活的家什。综合测算,这样的成本,不算太高吧。

点评

很好奇你带的啥讨饭工具。  发表于 2015-4-22 12:27
有图有真相, 先顶后看  发表于 2015-4-21 09:41
b-p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  发表于 2015-4-19 17:18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19 17:25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checkmoteur 于 2015-4-19 17:35 编辑

渥太华向西


0023NUFZgy6MCucGnT5e3&690.jpeg


第一天的行程如上图。目的地,是安省西部边境小城SAULT STE MARIE。

别信地图上的数据。这一天的实际行进距离是1200公里,行车时间超过14小时。

车过渥太华,再向西一点,不到百公里的样子,所谓HIGHWAY便消失了,SORT OF。路标上写的还是TRANS-CANADA HIGHWAY,你所行进其间的却只是一条国道,限速90或70。双向隔离的高速公路,无论路面怎样破败失修吧,要到两天之后,近2000公里外的中西部草原上,才重新出现。

渥太华到中午打尖地NORTH BAY,印象中是沿着渥太华河,溯流而上的一段旅程。号称千湖之国的安魁两省,每逢这样的路段,森林湖泊掩映间,总有看不尽的美景,如在画中。但在另外一方面,这却也是你生命当中,最忧伤的一段旅程。

你只是咬紧牙,踩稳油门,抑制住随时都会夺眶而出的泪水,和反复来袭的回顾乃至回返的冲动,冒雨前行而已,直到NORTH BAY。 降水带甩在了身后。时近正午,阳光明媚。而你已走出足够远了,远到回返已无可能,回顾失去意义。

NORTH BAY恰在半途。5万多人口的一座小城。以加拿大的标准说,算像样的TOWN了。看车窗外的景象,相比SAULT STE MARIE和THUNDER BAY,还可以说是相当现代化的,发达的一个TOWN。怎么说都是东部,仍在加拿大的人烟稠密带。

午餐吃TIM HORTON:

0023NUFZgy6MCq8wmTQ9e&690.jpeg


火腿三明治和面条鸡肉汤,加一杯黑咖啡。TYPICAL TIM HORTON。

仍然看到大量法裔面孔,听到拖腔拉调的魁式法语。原来向北过了河,还是魁北克地界。

11号高速入口处的雕像,NIBIISING:

0023NUFZgy6MCsDhBoc58&690.jpeg


再度上路时,对于当日任务的完成,有一点盲目乐观。左拐看到一望无际的湖水,以为到了五大湖之一的休伦湖,甚至停车流连了半晌:

0023NUFZgy6MCu9Sab577&690.jpeg


这其实是独立于休伦湖之外的一个小湖,叫做LAKE NIPISSING(跟NIBIISING应为一个意思,土著OJIBWAY语,“LITTLE WATER”)。

NORTH BAY前面一点,渥太华河与高速分道扬镳的地方,应该是MATTAWA吧,在一个转盘下错出口,才把有N年历史的那台破GPS架上。这时又发现,很难将GPS调整到合适的比例,既可以指路,又能显示下一个地名是啥。

于是又在LAKE NIPISSING之后的什么地方,找到一个CANADIAN-TIRE,买了本公路地图集。 才知道“地图集”在英文里是有专词的,ATLAS,不是ROAD MAPS之类。

这之后又发生什么,记不清了。总之到SUDBURY时,已是下午2点多钟,开车近10小时。冷丁看到一块指示牌,上写到SAULT STE MARIE的距离,还有350公里。

降水带追赶过来。大雨滂沱。饶是昨儿新换了价值50刀的雨刮,风挡前还是一片模糊。

腰痛如灼。右半边屁股麻痹。一切长途行车所能引发的苦楚,把你折磨的死去活来。而这比起精神上的煎熬,却又是一鸿毛之于泰山的差别。

相比于上午,因为疲劳来袭,这最后4小时的苦闷伤怀,又格外加重了似的。

SUDBURY与SAULT STE MARIE之间的一段路:



地图上看,过了SUDBURY不久,你已行进在休伦湖北,被一系列湖岛隔离开的称作NORTH CHANNEL的水边。说是CHANNEL,比LAKE NIPISSING宽多了吧。我却不记得沿途看到过哪怕LAKE NIPISSING规模的大水。多数时间,只是一条蜿蜒的小河,陪伴在路旁。 说起来沿途看到的真正的大水,终整个旅程,还只有苏必利尔湖。

最后一小时的折磨更多是MENTAL的。身体上的苦痛,好像不值一提了。前方是一个全然陌生的所在。你不认识任何人,不知该到哪里歇脚。总之还需一番艰苦的努力,谋划观察交流决定,才能把自己安置下来。而在14小时几乎不间断的驾驶与情绪挣扎之后,你在精神上已虚弱不堪。你真的不确信,你还有这样的精力甚至能力,去完成这一系列规定动作。你忍不住要缩回去。纵然旅程每延长一分钟都是致命的,你却暗暗希望,终点的到来可以再迟一些。

GPS也来凑热闹,加入施虐者的行列。如前述,这是年代古老的一个物事。电池哈窝,不插电不工作;内置的地图,少说5年没更新了。按说在加拿大,道路这种基础设施的变动,通常得以10年乃至更久为单位来计时吧。5年的地图,用起来并无问题。偏偏在SAULT STE MARIE之外,道路是新修的。

所以很长一段路程内,GPS都认定,你是行驶在不毛的荒野里,应该立即调头,回到SUDBURY之后的什么地方,从新走过。

开始你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为所动。但却架不住,就像耳边有人不停地嘟囔,走错路了走错路了走错路了之类,不由得自疑甚至恐慌起来:为何许久不见SAULT STE MARIE出现在路牌上?再走下去会错的更离谱吧?真走错路该如何补救,代价多高?等等。

处于那样一种脆弱的精神状态之下,有那么一两次,恐慌会忽然蔓烧到那种程度,以至于你真的在瞄前方的路口,寻找调头回去的机会。

你抓定方向盘,像落难在滔天巨浪中的一名海客,绝望地抓紧一块破碎的船板,或别的什么,咬定牙关,死死挺住。直到你忽然意识到,你已行驶在SAULT STE MARIE的街上了。

时间,是傍晚6点多钟。
发表于 2015-4-19 17:38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来之前蛮好吱一声,鲜花彩旗和欢迎马达哥的横幅是要挂在进城的路上的。

点评

toooooooo late。。。  发表于 2015-4-21 07:3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19 17:44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激流一夜


好吧,SAULT STE MARIE。正确的写法,“STE”后面是有一个小点的,表缩写。

但在英语里面,这通常写作“ST.”。“STE.”是法语;后面那个E,是一个阴性词尾。圣母玛利亚是个女的,她老人家前面的形容词,也必须是阴性(WHAT A STUPID LANGUAGE)。

所以这不应念做“骚特森迈瑞”,而是“搜森马黑”。

你的英语其实很烂。法语,烂透了。糊弄谁呢。打住吧。

这个地名意为“圣母激流”,源自附近的ST. MARY'S RIVER。这条河是连接上游苏必利尔湖与下游休伦湖的狭窄水道,两头落差也非常大,以激流汹涌著称。  

这样的状况,令你想到尼亚加拉瀑布。也是连接两大湖的狭窄水道,也在美加边境。更有趣的是,与尼亚加拉相同,你从SAULT STE. MARIE过河去美国的话,那边的TOWN也叫SAULT STE. MARIE。

你不过河,也无心去看激流。你的既定路线是由此向北,沿苏必利尔湖上溯,穿越旅程中最险峻荒凉的路段。

此刻当下,你的首要任务,是找到落脚的地方,度过难熬的第一夜。

你沿17号公路继续前行。鳞次栉比的MOTEL,大车店,从你眼前一一划过。你无动于衷。你甚至想,天色还早,再往前走走没什么要紧。 7万人的小TOWN,几脚油门就过了。前方再度出现森林。你才意识到,你的精神状况,已经何等危险地杀伤了你的COMMON SENSE,你的思想能力。

然后你便想起,刚进城时,麦当劳附近那家店。看格局,不可能贵。住店吃饭,几步之间而已。就它了吧。

店的外观是这样的:

0023NUFZgy6MCxaTUtu4c&690.jpeg


店名“TRUNK ROAD”,假如没理解错。听这名字。如假包换的大车店。招牌上陈列的其他要素如下:

-空调房
-大床
-有线电视
-E电话(啥意思)
-咖啡
-免费高速互联网

该有的都有。OH YEAH。

你停了车,把自己从座位上拆卸下来,LITERALLY。那一瞬间的感觉,你已变做驾舱里的一个部件。

你很是费了一番挣扎,把正确的走路姿势复习清楚,又从店主印度阿三那里,得到两个惊喜。

其一,住一夜的价钱真的好低,加税才54刀。

其二,有吸烟房。

打来加拿大,还是第一次,遇到一个BUILDING里,是不禁止吸烟的。

后来也住过SUPER8之类有档次的大车店,没一家赶上SAULT STE. MARIE的TRUNK ROAD。价钱贵一倍多,车停不到房门前,不能吸烟,打长途另付费,等等。房间里,也不见得更舒适干净。

阿三哥真做得一手好生意,BRILLIANT。

房内格局是这样的:

0023NUFZgy6MCxfeTKqfa&690.jpeg


房外是这样:

0023NUFZgy6MCxhPabnc1&690.jpeg


院子没铺沥青,撒着石子。感觉倒比沥青干净别致。

稍微休息一下,去麦当劳吃饭。疲惫将你淹没。人家说话,你听不懂。像隔着一层玻璃,看到嘴动,听到声音,却不知说些什么。你的英语再差,还不到那个程度了。是你的心神听觉,被长达14个小时的,不间断的噪音毁掉了吧。

吃完饭,街上看上去是这样:

0023NUFZgy6MCxkm9mx89&690.jpeg


然后,那漫长的一夜开始了。你累得要哭出来了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你迫切需要休息。不必说这一天的疲劳驾驶了。动身前的一周甚至两周,你都不曾有过恰当深度的睡眠。而第二天的路,无论从哪个角度说,都是这一途中最凶险的。先是陡峭的山路,走过的人一再提示,要小心应付。然后是荒无人烟的森林荒漠地带,你也从GOOGLE街景上请教过了。睡一觉,睡足睡好,简直生死攸关。

然而你就是睡不着。 你无法停止胡思乱想。一切过去现在未来,在你脑袋里走马灯。总是最黑暗的那些前情往事,总是最难以自拔的那些苦痛伤怀。

你知道这是肾上腺素作怪。你一再告诫自己,不要生自己气,不要失去耐心。你尝试了各种方法,静心睡下。但是无效。

你爬起来,你躺下。你关上电视,你又按开。你向左卧,直到左半身麻痹,被迫换到右边。

最后一次看表,仿佛是凌晨1点钟。然后你好像睡着了。毋宁说,昏迷在一片刺眼的光芒笼罩之下的,痛苦万分的假寐状态。你犹暗自庆幸。你却又猛地醒来。

只是清晨4点多钟。窗外黑夜里,传来密集的雨声。

点评

非常非常理解失眠的痛苦!  发表于 2015-4-22 12:26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19 18:07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上湖狂奔


你知道的,你再也无法入睡。哪怕是方才痛苦的假寐,也再不可得。

短暂彷徨之后,AS IT HAPPENED,一股无从遏制的嗔怒,咬紧在你的齿间。

黑夜弥漫,前路凶险,大雨滂沱。两周失眠+14小时的长途跋涉之后,你却只能睡上不到4个小时。

不就是要我死在这里么,好吧,老子死给你看。

上路。

下面这段小片子展示了这段行程里,由雨夜蹿到天明的那个部分:



抱着必死的心上路,并不等于无所畏惧。一度,黑暗是如此浓密,你完全地慌了爪子,甚至有了趴到路边等天明的打算。但就在出城不久,拐出一个加油站时,引路星出现了。

这就是片子头半截,总在镜头前方出现的那辆大卡车。 卡车的右侧,似乎装有一个吊臂。什么性质的卡车,因为从未超过它去,无从知晓。

你没超过它,半是因为驾车的老兄(应该是男的吧),WAS SUCH A CRAZY DRIVER,在这般的黑暗和大雨中,居然以从未掉下120公里的时速向前突刺。 另一半,则还是因为你不想超它。他疯,你也从不是什么CHRISTIAN DRIVER。不是吗。

你要他给你领路。 在国内学车的时候,教练是位积年的大货司机。他传授的跑险路秘要,就一个字,跟!

开始你还想,这哪个傻瓜,作死呢吧。旋即你就意识到,此情此景之下,这样一个人出现在你面前,却不是天可怜见么。

你跟定他。准确地说,是跟定黑暗和雨水中,前方若隐若现的一排鲜红的尾灯,狼奔豕突。爬高便爬高,冲坡就冲坡,左旋便左旋,右转则右转。传说中的陡峭山路?WELL,YOU DIDN'T REALLY SEE IT。看不清,也根本没看。天色渐明,雨水停歇,苏必利尔湖示现在晨雾中时,你已穿越艰难的爬升路段,行进在相对舒缓的平台地带上。

要到大雪纷飞的回程,这段山路才有机会,向你展示它的杀手本色。

我们可敬的引路之星,吊着右臂的神秘卡车,是在小城WAWA功成身退的。此时已天光大亮。

尾行经过那个出口时,你行短暂的注目礼,表达谢意。

现在有机会平静下来,谈下这天的行程了,WHICH IS, QUITE SIMPLE ACTUALLY,绕苏必利尔湖半圈,赶到安省西北最后一个大TOWN,THUNDER BAY去:

0023NUFZgy6MCAQ9HSIe4&690.jpeg


具体里程不记得了,700多公里吧。说它是其中最难走的一段,除暂被证实是徒具虚名的那段山路之外,更主要的,还因为它是最荒凉的一段路途。 荒凉到什么程度呢。荒凉到多数路段,不要说手机信号了,收音机信号都付之阙如。

路是好走的,讲到路面状况的话。问题在于,一旦出现不测,比如车辆抛锚,则除了拦车求援,真就别无办法。想想都愁。这样的荒原野岭,几个人敢于贸然停车,响应陌生人的求助呢。你自己就不会。就算有人肯停,大家都是过客,除到前方人居所在报信,又能帮到你什么。运气不好,抛在最REMOTE的几个点上的话,最近的救援,也在数百公里之外吧。

白天尚且如此,更不要说夜间行车了。

当然,永远不乏真的猛士。你到卡尔加里之后,曾碰到来自多伦多的一位中国老兄,三人轧车轮班开,两天窜到阿省的埃德蒙顿。甚至,更有一位也是来自魁省的黑孩子,独自一人,狂奔20小时,由蒙特利尔直达THUNDER BAY。

就是说相同这段路,他正是晚上开的。

所以你真的并不勇敢,OR疯狂,至少谈不到最。

打尖是上午8点,在小到只有一条街的厚度的一个小镇,叫做WHITE RIVER。

饶是这样小,却有一个店面颇大的A&W,且还是印度阿三开的。只是里面的三姐,态度冷得吓人,拿你像对强奸犯。

A&W是什么呢,想成麦当劳就好。

典型西式早餐,以培根鸡蛋为核心,不难吃的,在饿的时候:

0023NUFZgy6MCB2bB2Cde&690.jpeg


小镇地标,一个硕大的温度计,不知背后是什么典故。温度创过记录?高温还是低温?

0023NUFZgy6MCB8dT3g9e&690.jpeg


温度指示是错的,ANYWAY。

途经那条河时,发现河水呈绛紫色。这为什么叫白河。奇怪。

凌晨狂突的好处显现出来,就是你把同向行进的大卡车们,远远甩在身后。你已人在半途,他们才刚启程。SINGLE CARRIAGEWAY上,没有蜗行的大卡车牢牢压死前路,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,常出门的人都有体会。

VIEW WAS SPECTACULAR。

总要到这样的北国你才知道,荒凉是多么震撼的东西。而这一段路程,又是荒凉中的最荒凉者。

分分钟你都会经过一片片荒芜的草甸,森林不知何故种残败退却了,所能生长的只是深浅斑斓的地衣和苔藓。

类似景象,你从来只在中学地理前页的彩照上见过,标明是寒带或寒温带荒原地貌。

你可以质疑,该不该指认如此可怖的凄凉为美,却总无从否定它刺透人心的力量。

你则并不停车驻留,为其中的任何一片草甸,留下哪怕一张照片。你本能地感到恐惧。你仿佛觉得,一旦靠近前去,就会被那渗入骨髓的荒凉,瞬间慑住,动弹不得;从此滞留下来,化为其间一块顽石,满覆了苔藓,在无人问津中度过一个又一个万年。

你只是踩稳油门,且望且行。你被它吸引,却希望以最快的速度逃离。

WAWA向里,公路暂时离开湖岸。至马拉松(MARATHON),才又回到苏必利尔湖的怀抱:

0023NUFZgy6MCBmJa0h11&690.jpeg


0023NUFZgy6MCBml3nw56&690.jpeg


0023NUFZgy6MCBmviWaa6&690.jpeg


马拉松有机场,应是蛮大的TOWNSHIP。却并不在17号公路或TRANS-CANADA HIGHWAY的经过上。你歇脚的所在,只是一个观景台。

湖水清澈,柔媚可人。跟苏必利尔这个响亮的名字,和它世界第二大湖的崇高地位,颇不合拍:



BTW,所谓苏必利尔,也来自法语,写作Lac Supérieur,意为“上湖”。

旅程的最后三分之一,同向车道上出现大货。SAULT STE MARIE那些是追不上来的,所以应该是昨夜散落在沿途小镇,甚至停靠在路边的吧。

于是羊肠小道,再度变做RACING TRACK。

超大货车的手段有两种,都是合理合法的,TECHNICALLY。

第一种,温柔的。公路的设计,每隔若干公里,单向单线会短暂地变为单向双线,方便慢车让到外线,快车通过内线超车。就算他不肯让,你走外线超车,也没什么要紧。所以即便有大货压路,耐心跟上一段时间,也就超过去了。

第二种,霸王硬上弓,所谓借线超车者,就是钻个空子,打到对头车道上超车。 公路的笔直平坦路段,中间的隔离线会由实线变为虚线,表示可以借线超车。所以也是合理合法的,至少在这一段上。

问题是这样的路段,同向车统统借线,你借到的几率有多高,空隙有多大。

同向车不借,你要借,你却排在大货后面的第三第四甚至第五顺位,或根本就是几辆大货头尾衔接在前面压路,需要你在对头线上冲刺数百米,而对头车已在远方拐弯处施然而现。

甚至第一种,你远远看到前方公路正在胖起来,几辆大货鱼贯而行,往外线上靠,而以你当前的距离,赶到那里时,双线就要变回单线,超车的门径已经关闭;你将在那之后的若干个十公里内,被这些大货压制在低于速限相当一个百分比的行进速度下。

怎么办。

合理合法的永远是凉拌。什么都别干,跟车等下一次机会就好。

当然,PEDAL2METAL,一脚油门到底板,超丫的,则是最高效也最有快感的解题之道。

你猜我选哪一种。

你的车并不是什么好车。前面说过了,普通家轿而已。但作为爱车的人,选车的时候,你也并非全无追求。就这辆车来说,装载3.5升发动机,最大功率270,最大扭力260。

这样的指标,已强过路面常见的多数家轿,甚至并不输给中低端的BIMMER或MERC很多,至少不是那么的HOPELESS。

发动机是个传奇。大抵有一段时间,在一本颇为权威的汽车杂志上,连续十年中有七年,这款发动机都是年度最佳。

你不甚喜欢那个CVT变速箱,所谓无级变速。搞笑的是你向以专业人士自居,你买这辆车的时候,却还不知道CVT啥意思。车都买了,上网去搜才搞清楚。

好处,是无档无级,提速是连续的线性的。不好处,则除了感觉上有点脆弱外(传动装置是金属带,而不是齿轮),还在于输出动力时,变速箱参与控制太多。而这样的控制,显然是以经济性为首要原则的。

温和地踩住油门的话,从起步提速到100,发动机的速度,从不会超过2000转。 所以倒是非常理想的长途RUNNER来着。

——AT THIS POINT,你又来到审判席,听到指责的声音,说这一次的远行,远在数年前你买车的时候,就已在规划当中了。是你自己,处心积虑要离开。那么,反驳是容易的。如前所说,买车时,你甚至不知道CVT是什么,又怎么会,着眼于这个特点,去处心积虑?

何况,上面也说了,在很长时间内,你并不看这是个好处,而恰是不好处。因为这导致正常油门力度时,加速无力。

非得深踩一脚油门,你才FEEL到机舱里面,被TCU绑住手脚的,那头沉郁愤懑的猛兽。

问题是在城里开,BUMPER2BUMPER的状况,你有多少深踩油门的机会。

如今你却在这上湖之滨的蛮荒小路上,找到发泄的机会。

REVENGE。OH YREAH。

最高飚到多少,我不会提供具体数字。反正被警察抓现行的话,罚款无论,也足够吊销我的驾照,几次,的了。饶是车中满载杂物,后悬架可悲地塌掉了半截。

情形一度变得失控,无法收拾。你甚至期望路面上出现连排大车,各种TRICKY的境况,你好有理由发飙狂突。

你变得极度暴躁易怒,仇恨一切后视镜里,慢慢逼近的同行车,视其为莫大的挑战,必欲甩至它又从那里彻底消失而后快。

然后你忽然想起一些报道,讲长途行车是怎样易于引发狂野的ROAD RAGE,或同车伙伴间激烈冲突的。

又是肾上腺作怪。

你感到一丝恐惧。也终于意识到,你已再度把自己,压迫在某种危境的边缘。

好在THUNDER BAY就在眼前。

点评

曼省才是好的直线飚车跑道,曾经多跑出过120km/h  发表于 2015-4-20 00:58
点个赞!楼主是头戴着gopro拍的吗?  发表于 2015-4-19 18:59
晚来了,结果就剩下站位了。  发表于 2015-4-19 18:11
回复 支持 0 反对 1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19 18:49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午夜惊魂桑德贝


桑德贝就是THUNDER BAY,是老唐人地名中,你相对喜欢的一个。

老唐人地名,译音都按粤语,在我们说国语的人,很多莫名其妙。比如蒙特利尔,老唐人叫作满地可。这非但国语发音对不上号,字面也难看。现代汉语可与“满地”联系或联想的,多不是好词好意思,什么满地乱爬,满地找牙之类。不知是谁的脑子坏掉,偏偏选中这两个字。

当然,满地乱爬也好,满地找牙也罢,跟你在蒙特利尔的生活状况,倒蛮契合的。

发音字面都不错的,又有趣味上的问题。因为但凡凑得上,找到的词一定与赚钱发财有关,比如此行的终点卡尔加里,老唐人就叫卡加利。

赚钱甚好,格调不高。店名生意名,祈求发财无可厚非;若夫地名,就透着市侩气了。也颇反映出老唐人出洋的目的和心态,即到那里都但求发财,万事不问,混出个衣锦还乡,便是了局。

THUNDER BAY是苏湖加国一侧最大的湖港,直译,可称为雷暴湾,蛮响亮的。只是当代的网络用语,把一个雷字,降格的太凶,就不用在标题上了。

抵达THUNDER BAY时,才是午前,11点多的样子。LUNCH TIME将至时的慵懒情调,弥漫在空气中。

你沿外围的某街顺坡而下,且行且望,所得印象,颇有点类似80年代初期,你家乡那座海港城市。

也没什奇怪。加拿大的多数TOWN,头眼看去,都像极80年代的中国二线城市。

当然这是湖港。但这样的大湖,看在眼里,跟海也没什么分别。或只少些波涛进退的动态,也未可知。

转过弯到沿湖的主街,看到久违两天的一样熟悉的事物:公共汽车。

港口这一侧的MOTEL比肩接踵。你随便挑一家,进去问,碰个软钉子。

已经客满了呀,似乎被铃声打搅了午休的店老板说道。语气是和霭的。同时手指店外的招牌,眼神透露异样。

你才注意到招牌之上,是有客满与否的明确指示的。然后你就发现,附近不客满的,似乎没有。

你正踌躇间,又发现200米往回,你刚经过的一家叫做LAKE HEAD的,尚有空房可租:

0023NUFZgy6MDihXXXH19&690.jpeg


店主是位矮壮的娘娘,看名片是罗马尼亚人吧。她的英语蛮标准,却有一个词反复几次,你都不懂说些什么。

WHATEVER。

打开房门,透着一股子潮味——大水边上是这样的——也没长途电话可用。比昨儿阿三哥的大车店,还是颇有差距。

这样早便完成了当天的任务,令你颇有一些茫然。街对面就是肯德基,你的肚子却并不饿。且连吃三顿之后,你对西式快餐已产生由里向外的厌恶。

你尽力诱导自己,说我已经非常累了,倒头就可以睡下。但洗过躺下许久,你的眼睛仍无可救药地睁着。

烦厌,伤怀,继之以愤怒。一切负面的情绪,都是双生多生的。眼看昨晚的一幕又要重演,你站起身来,展开自救。

今天可以顺利赶到这里,已是侥幸。没人会一直走运的。照昨晚再来一次的话,明天非出事不可。

嗯,吃饭。

既然厌烦了西餐,就找一家中餐馆吧。十几万人的TOWN,该是找得到的。上网去搜,找到这个:

0023NUFZgy6MDimUWa276&690.jpeg


所谓CHINESE BUFFET,中式自助餐。

就网上的资料看,这家店颇有一些历史了。进去一瞧,果然,如假包换的FAKE CHINESE FOOD OR,AMERICAN CHINESE FOOD。说是中餐,口味做法,完全按西人的偏好走。

而要把你去过的所有类似风格的CHINESE BUFFET作一排名的话,这家的菜色质量,有绝对把握排倒数第一。

服务生都是留学生,或外劳吧。没礼貌地惊人。上餐具时公然越过你,跟工友高声谈笑。这种素质,在国内早炒鱿鱼了。店主则是一张典型的老唐人嘴脸,看你的眼神比WHITE RIVER的三姐还要凌厉,仿佛你会鸡奸他。随后结账的是位西人,那张脸却立刻鲜花绽放,HELLOHOWAREYOU寒暄个没完。

饶是如此,这仍是出发以来,你吃的最舒心最饱的一餐饭。因为有热茶,因为有菜,因为有水煮海鲜,因为你别无选择:

0023NUFZgy6MDipJsbLf1&690.jpeg


不但去程,回程也是在这里吃的。

饭后,再度陷入茫然。开着车信马由缰,也便来到港口。

THUNDER BAY一度为加拿大外贸重镇。附近的木材矿产,草原省的谷物,都在这里的港口汇聚登船,穿越五湖,沿圣劳伦斯河顺流而下,最终驶入大西洋,踏上国际航线。但这已是昔日荣光,一去不返了。 原因何在,超出一名过客所愿关注的范围。你能看到的,只是一座失去活力的老港,透露出一如你心头的迷惑和颓唐。

随手拍下一些照片:

0023NUFZgy6MDjiEW5866&690.jpeg

0023NUFZgy6MDjis7yY34&690.jpeg

0023NUFZgy6MDjj2B6yaa&690.jpeg

0023NUFZgy6MDjnCPeted&690.jpeg

0023NUFZgy6MDjnOLyt55&690.jpeg

0023NUFZgy6MDjnpO07d7&690.jpeg

0023NUFZgy6MDjo1jD399&690.jpeg

0023NUFZgy6MDjoeZD0d6&690.jpeg

0023NUFZgy6MDjoMoNMce&690.jpeg

0023NUFZgy6MDjorReV79&690.jpeg


景点透露的讯息,这里与加拿大海军,似乎有某种历史或现实的联系。具体怎样,同样超出你所愿关注的范围。

游艇码头倒蛮繁荣的,引发不小的疑问。这些昂贵的玩具,都属于哪些人,在哪里以哪种营生过活呢。周遭这番败落的景象,看上去真不足以支持如此奢华的娱乐:



游客服务?会有足够数量的富豪游客,跑到如此隔绝的所在玩游艇吗。他们怎么来的。开车的话,莫不是也要像你一样起个大早,沿着湖岸一路狂奔。

因为除此,并无第二条路,第二种方式。

苏格兰风笛表演,是卖艺吗。这身行头,就街头卖艺而言,不小的投入呢:



天色不晚,但却昏暗。你觉得冷。纵然身边的人都穿短袖,你却已套上罩衫。关于这座港口,这是你所能记清的最后一件事。

这以后又发生了什么,已无望地淹没在记忆里,无从找寻。你回到MOTEL,这应发生在天黑之前。但你又开车出去,却已在更深人静之后。这其间你当然没有睡觉。也许反复试过,均告无效。你又回到CHINA HOUSE附近的MALL里,因为某种原因。但从结果上看,你去那儿啥也没干,站站即回。

然后就在空荡荡的停车场上打把转向,意欲返回MOTEL时,你听到右前轮下传来哧哧异响。

虽是半路出家,你做汽修行当,也算经年。每天工作的主体,就是听取顾客对于各种异响的抱怨,路试,上架排查,之类。时间久了,多数异响,不必上架,开出去转两分钟,问题大概出在哪里,有多严重,也便心中有数。一言以蔽之,EXPERT。

完了在这种地方,这种情状之下,轮到你自己出问题时,你却如此可悲的,大惊失色,慌手慌爪,仿佛天塌了半边。

你徘徊在黑暗的街头,反复地试,查,折腾了一个半小时,还是无法确认,响声究竟出自哪里。越是如此,就越恐慌,对事态的估计就越严重。

你开始愤恨地痛骂自己,白天吃了什么迷魂药,居然在那等恶劣的路况上,拉着那么大的负载,以那样高的速度飙车。

报应来了吧。报应来了吧。

连第二天找到一家车行,上架排查时,怎么跟派到活的MECHANIC交流,你都盘算好了。你得告诉他你是专业的,免得明明该换TIE-ROD,他开给你一副控制臂。但又要控制好语气,不要过于冒犯人家,免得明明该换TIE-ROD,他说查不到问题,要你白交个检测费走人,而问题依旧。

你带着满心的焦灼沮丧和半身的油污回到MOTEL。进了房,洗了手,从随身包里掏出手电,再度出门,花了大约一分钟,找到异响所在:只是右轮内侧的一小块挡泥板松脱了,左打方向时磨到轮胎而已。

你打开后备箱,拿出走前备好的一小根TIE-WRAP,斜卧到车底,又花了大约2分钟,把那块挡泥板系死在螺丝眼上。问题解决。

回到房间,时针已指在12点半。

你愣了片刻,唇齿间迸出一句由衷的赞颂,以魁式法语的拖腔拉调,提及某个动物性的下三路动作,和不知谁的直系女亲。

点评

还是个handyman, 赞!  发表于 2015-4-22 12:31
发表于 2015-4-19 18:57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了个窃听风云,丢了沙发。。。。
顶马达兄大作
发表于 2015-4-19 20:41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必须顶,谢谢分享,还没看完,必须慢慢看。
发表于 2015-4-19 20:44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太能写了, 马也拍的比我好,膜拜大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SkiChinese  

GMT-5, 2021-12-2 17:08 , Processed in 0.059592 second(s), 15 queries 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